Home| Publications|Peoples|Seminar|Opportunities(招聘)| 弱视漫谈

弱视基础研究概述及相关分析漫谈

弱视是指一类视力低于正常标准、无可检测到的器质性改变且不能通过屈光途径加以矫正的患者。虽然普遍认为弱视的发生和视觉发育早期的异常视觉经验(如斜视/形觉剥夺/屈光参差等)密切相关,但弱视的确切发病机制至今未清。

我国普通人群的弱视发病率约3%,全国3亿儿童中约有1000万弱视患者,成人弱视患者约有3000万人(牛兰俊,2003)。近些年的一些调查表明,随着各种电子媒体的兴起弱视的发病率有上升趋势。临床上,通常采取遮盖或施加阿托品等手段加以治疗,但一般疗程较长、约有四分之一患者治疗效果不理想且有一定的负面心理影响;遮盖对大龄儿童及成人弱视患者的效果较差。弱视显著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学习和生活,已成为人们关注的一大社会经济问题。

在一定意义上,弱视就像是躲在层层表象背后的幽灵,科学家和临床医学工作者一直都是在追寻“ta”的脚步,我们目前所取得的成果都是“ta”在曾到过的地方留下的战利品,我们从未找到“ta”本人,从未!200多年来从未!上世纪60年代HubelWiesel在猫进行的剥夺性模型开创性工作让弱视领域的很多人都觉得我们已经无限接近了“ta”,甚至都能看到了“ta”面纱后的忧惧与惊恐!经过狂热的70年代探索和成熟的80年代思索,在90年代我们终于不得不承认----那只是“ta”无数分身中的一个,我们根本未曾找到“ta”的真身;那一段的愉悦只是“ta”无聊之余给我们的一点甜头而已,怕我们因为枯燥的追逐没有尽头而放弃追逐。这个梦醒了,很多人不再做那个梦想找到“ta”的梦了。

人类是善于做梦的,人类还可以为了美好的梦而去创造各种条件去实现他----在现实里!上世纪90年代到目前,人们有了各种各样不一般的武器:新的理论方法、新的技术手段和新的实验思路,虽然这些武器很多不是为找寻“ta”而特意准备的,但显然有那么一小撮顽固分子一直没有追寻“ta”的梦,他们把这些武器战近十几年来不断对准了“ta”,而我正是9年前加入的,我从未后悔,虽然“ta”只间或给我一点甜头。我肯定会继续追寻“ta”的脚步,相信最后一定能抓住“ta”,哪怕只是“ta”的一只尾巴或者一袭面纱!

 

过去的200年里,“ta”也露出了很多破绽,我们也曾对这些破绽穷追猛打,也收获了不少果实,我将分批把那些和我的研究比较相关的果实一一呈现出来,也算是对这个领域的一个小回顾。注:目前前面的3个部分的内容多选自我的博士论文文献综述I,其中12部分很多是翻译Ciuffreda1991)的教材;目前正在加入一些最新的研究成果和近5年来自己对该领域的新的体会。

 

(1)弱视的研究历史、定义及分类情况

(2)弱视功能损害的研究

(3)弱视损害机制的研究